瓜田西下一对瓜

不二周助的女人绝不认输!抽卡!(

[FF15 AR]Heimdallr

阅读注意:

【脑洞来自 @宰相大舅子小号别fo 感谢太太 】

1.游戏背景ABO,可能会写长

2.有部分设定是自己yy的。

3.本章没车,不用打卡。

要说帝国的宰相目前最喜欢的,就是每场会议散去的时刻。某位前王子殿下,如今则是帝国的准将,一如既往的没有携带传令官的习惯。自从针对因索尼亚神圣水晶的计划出台,每一次会议结束他都会在同僚纷纷散去时独自一人整理桌上散落的文件,将报告一一拾起,然后微微弯下腰将手中这堆散乱的纸片在桌面上敲打整齐,偶尔用手将一侧滑下的头发往耳后别上。
这幅心神不宁的模样十分很有趣,这位王子殿下也不会发现他在犹豫和思考的时候总是习惯于让手头有些整理的工作,例如习惯于去整理那些和妹妹的通信——哪怕大部分从未有机会寄出过。会议室很快安静下来,艾汀转动着帝国配置的特殊监控手环靠在门框上静静等待着,所有人都像是不约而同地明白了他等候在此的目的,只有仍处于会议室内的那个男人刻意放慢了整理的工作,直到艾汀佩戴的监控手环不巧的从温和的橙色转化为鲜艳的红色,发出几声尖锐的警告声。
受到干扰的瑞布期侧过脸——显然青年的确是在刻意的拖延,甚至也许暗下了无视艾汀等待的决心,然而时刻紧绷的理智始终约束着他,“会议已经结束了,伊祖尼亚阁下,还是说你留在这儿还有什么事吗?”
“让我想想,”艾汀看上去着实思考了一阵,如果能够无视他嘴角的一丝笑意,“那么,邀请你去我的房间,这个提议你觉得怎么样?”
“我拒绝。”几乎是脱口而出的,瑞布斯的目光随着话音瞥向艾汀的手环,十分难得地显露出焦躁,但他仍然必须给出一个拒绝上位者的合理的解释,“也许alpha的发情期在性别单一的军部不足以引起混乱,但为了杜绝一切可能发生的异常状况,请立刻按照监控装置的指示,回到个人房间度过你
的发情期。”
他试图离开的步伐比平时要快一些,但是艾汀轻易拦下了他,并确认在那一瞬间瑞布斯无法抑制地拧起了眉。
“别担心,瑞布斯阁下,只是濒临我的发情期而已,但显然这不是一个Beta需要担心的问题。事实上,我只是需要有人帮我打扫房间,你一定很擅长吧?让我们速战速决怎么样?”

“应该由你的随从负责你的房间清洁。”

“他,不,他们,”耸着肩摊开手的艾汀显得十分无辜,“也许是都请假了吧,我的房间现在一片混乱,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擅于整理的人来帮助我,我情愿带着一身发情的气味去训练场,让年轻的alpha士兵们呕吐在地板上。”
“我需要一段时间。”瑞布斯移开了目光。
“我等你,并且为了防止弗路雷将军临阵脱逃,帝国的宰相会亲自紧紧跟着你。”
艾汀愉快地笑了,瑞布斯身体的的紧绷愈发像是极力忍耐着什么,比如怒火,但是最后艾汀还是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年轻的上将显然想尽快结束这场灾难,艰难点头后几乎是一秒也不拖沓地转头走向了飞艇内为艾汀准备的房间。

眼前的场景比预想中的灾难好了太多,也许艾汀是临时兴起故意夸大了说辞。需要整理的不过是些堆积的文件以及随处乱扔的稀奇古怪的纪念品,但依旧是件考验人的体力活儿,不仅因为瑞布斯实际并不是做家务的料,更是因为在半路轻浮答应着会一起整理的人不出意外只帮到了嘴上的忙,当瑞布斯顶着灰扑扑的头发从某个角落掏出半包拆封的巧克力,转头看到一只空掉的包装袋正巧落到地毯上时,他几乎是黑着脸抬头盯住了罪魁祸首,花了最大的力气控制自己不把手里捏爆的巧克力丢到那张笑着的脸上。

“哎呀哎呀,我认错。”艾汀摆摆手,捡起了薯片的包装袋。“因为等待太过无聊所以尝试了受欢迎的零食,嗯——你在屋里放了熏香吗?”

“就算你准备好熏香我也不会去做多余的事情。”出于不满,瑞布斯多看了艾汀一眼,“空气里都是薯片的味道,如果你会把零食的气味当做熏香,实在让我大开眼界。”

他的视线下滑,在包装袋上停留了几秒,那是在露娜还很幼小的时候偷偷喜爱的东西,口味众多,他们时常瞒着女仆坐在秋千上分享,不过比起当时的记忆,现在的气味也确实太过浓烈了。

厚重的海盐带着风雨将至的腥味,仿佛慢性麻痹药一般将人包裹起来。在瑞布斯意识到自己地思维趋于迟钝的时候,一只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向上抬起,红色碎发落在他的脸上,宰相的鼻尖抵在柔软的颊肉上,缓慢地深吸了一口气。

“原来花的味道来自这里。”瑞布斯虚张着眼睛,只听到声音像是隔着一层液体粘稠地落在耳膜上,“到上一秒为止,这是你唯一隐瞒成功的事情。”

也许是唯一的,瑞布斯想,更是最糟的其中之一。他动用全身的力量才不至于因为发软的膝盖而跪倒在地上,艰难地后退一步捂住了口鼻。“把房门验证打开,我会立刻离开。”

“Alpha的发情气味至多在[性别单一]的军队引起暴力倾向,”艾汀向前一步, 伸出了手,“身为Omega的弗路雷准将只要有再多一点点的冷静,就不会想在已然被引诱发情的情况下走出这个房间一步。”

那只伸出的手越过瑞布斯,打开了他身后的柜子,艾汀用手指夹出装着两粒胶囊的透明塑封袋,压在了银发青年捂住鼻息的手指上。

“这是隐瞒所需要付出的代价,让我们来赌一把,军队供给的Alpha的抑制剂是否能对Omega产生同样的效力吧。”

 

TBC

写完自己爽,大舅子要把我送去火葬场。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