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田西下一对瓜

不二周助的女人绝不认输!抽卡!(

[ff15 AR]艾汀先生的奇妙冒险

hhhh虽然题目这样但与jojo无关。想让世界给艾汀汀承认!可爱的艾汀汀!型月背景,但是被我瞎几把写了……【。】

希望型月同好不要打我,我把我抽五星的好运气奶给你们一口。

一块糖~关于这个,灵感来自于微博@ Ash_今天做alphatest了吗←这位太太!因为太太画了个大舅子和兰斯洛特一起喝茶的图2333太有趣了。然后我和@蛋蛋_了无牵挂  聊了下觉得大型犬Berserker大舅子一定很有趣_(:зゝ∠)_想写黏糊糊的大舅子嘛…………

来同好们,张嘴吃糖。

 

 

 

 

艾汀先生经历过无数次圣杯战争了。

而他就像是行星的意志,总能轻而易举控制战争的局势。

第一次,他召唤出了巨大的使骸,一不小心造成了世界版图的黑洞。

你要什么,圣杯问。他说,给我永生吧。

第二次,他召唤出了星球的病体,一不小心毁灭了半个洲的生命。

你又要什么?圣杯问。他说,把这病毒收集起来寄宿在我体内吧,生命全部消失的未来未免也太无趣了。

第三次,他召唤出了黑色的水晶,引发了世界之源的动荡。

怎么老是你?圣杯战争被紧急停止了,圣杯气急败坏地找上门质问。艾汀正忙着把黑色的水晶塞回召唤阵。事毕,他装模作样地擦了把额头上的虚汗,对着圣杯连连摇头:这届圣战不行,才这么点状况就给急停了。

这次你又要什么?圣杯可真算是气急败坏。艾汀对他伸出了手,给我一点钱,我要去买个彩票玩。

EOS晨报:本期乐透头奖由艾汀·伊祖尼亚先生包揽。

……………………

所以,这是第几次了来着?

“同学们,麻烦注意了。”艾汀敲了敲黑板,俯下身在地板上画出了召唤阵的最后一笔,“一个成功的召唤需要一个一笔不差的严谨的召唤阵,一份古老的召唤物,正如你们所见,这是一柄非常有历史气息的长剑。”

“艾汀老师,那是你在我家击剑馆买的。”

“请坐下,这位同学,我们使用的素材需要的只是久远的历史,而不看中其价值,请把这把剑看做老师我的独具慧眼。当然,现在还差点东西,我们还需要一点点的‘黑泥’。”艾汀故作神秘地展示了这一小瓶黑色翻滚的粘稠液体,接着手腕一转将它泼在了召唤阵里,“只需要一点点……啊呀,是我手滑了。”

召唤阵沸腾了,看上去倒像是巫师的坩埚。学生们的作业本无风自动,满天乱飞,在走廊巡逻的教导主任沃斯戴尔猛地拉开了教室,扶着假发歇斯底里地跳起脚来:“伊祖尼亚老师!你又在给学生们展示危险的魔法实验吗!我要警告你!严重警告你!请你答应我这是最后一次了!”

“抱歉,我也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艾汀假笑着安抚暴怒的同事,但却产生了更为严重的反效果,他几乎要看到教导主任隔着假发从头顶喷出火焰,“但是请放心,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我会好好处理这次事故的。”

他抚摸着手背上生成的三道令咒,而他新的召唤物似乎不谙世事,只是坐在召唤阵之上,用银色的双眼直直盯着他看,翻滚的黑泥不断从他头部的半角滴落在地上。

“看来是个Berserker。”艾汀蹲下身,握住了那只散发着可视的黑色气息的爪型巨手,就像抓着一块化不开的冰块。“情况不算太糟,希望你是我带过的从者里最差的一届。请多指教,我是你的御主艾汀·伊祖尼亚。你不会说话的吧?那么,我就把你叫做黑泥怪吧。”

Berserker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像是不太满意这种敷衍的名字,从他破洞的胸口伸出一只黑色的触手,啪得一声裹着黑泥打在了艾汀的脸上。

 

事实证明,与他经历过的各种奇异从者相比,这一次的Berserker无疑是最为普通的一个。战斗力也普通(当然要比这一次圣战那些个仿佛闹着玩的小鬼头好的多);外貌最接近人形,所以普通;喜欢人类生活,普通(以前那些不把世界完全毁灭他也就谢天谢地了)。

但他很满意黑泥怪,这是他最为安逸的一次圣杯战争,他甚至不用被从者绑着(对对,被从者绑着)暴露在其他御主和从者的视线下。出于喜爱,他给黑泥怪喂许多五颜六色口味各异的冰激凌,这是他在永恒的一生中至今所吃过的所有好吃的品种,此前无人分享,但如今黑泥怪十分配合,更不会因为吃了太多闹肚子。向时钟塔请假后的每一天,艾汀都在午后窝到扶手椅子上,一边看着每日新闻,一边用勺子挖掘冰激凌球递到黑泥怪的嘴边。黑泥怪坐在地板上,挤在艾汀腿间,只有在勺子递过来时才会转头吃下,随后继续趴在人类柔软的腿上闭目休息。艾汀不知道是否从者也会需要大量的睡眠,又或者是Berserker享受这种静谧的时刻,他只专注地分享着自己的冰激凌,又或者略失法术将远处的毯子漂浮过来。

“你说,他这样是不是太不健康了?”艾汀忍不住打电话询问同事格拉乌卡,格拉乌卡很头疼,他的远房亲戚最近把孩子寄养在他家里,这孩子玩得一手好飞刀闪现,他家的房梁都特么要被捅坏了,听着电话那头的絮絮叨叨,他扶着额头打断了对方。

“你不觉得你喂他这么多冰激凌才更不健康吗?醒醒伙计,他可是从者,从英灵殿下来的那种,他爱怎样就怎样,灵体根本没有健康的范畴,最多需要你给他补补魔。你反倒该考虑他的心智问题,吃那么多冰激凌不利于智商发展,真的,你看看你自己,嘿Nyx——我说了你把小刀放下!禁止小刀!禁止传——”

艾汀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结构移位的声响,随后在一声巨响中电话挂断了,听起来像是什么东西砸到了地上,砸坏了电话和线路。他吐了吐舌头在胸口画十字为格拉乌卡祈祷,随后哼着不成调子的歌曲轻快地移动回了客厅。

不过,格拉乌卡说过什么来着?补魔?

这倒提醒了艾汀,以往那些笨蛋从者没有一个是省心的,好几次在他睡着的时候吸干了他的魔力撒着欢往外跑,导致他一觉起来就发现自己得在床上和天花板干瞪眼一天一夜,乃至于滴水未进饿得半死。而他的黑泥怪不同,它总是安安静静守在家里,甚至没有主动要求过补魔的事宜。有几天晚上他感受到住宅结界外的不平静,随后负伤的Berserker出现了,发出类似幼兽的撒娇般的细小叫声,爬到了他的床上,用一只手和一只腿牢牢地压住了他。这比瞪天花板好多了,顶多做些噩梦。但往往在单人床被压塌的时候,艾汀都是做着美梦的。

这床质量不好,不能睡了,他安抚低落的Berserker,我上网订张Kingsize,再坏还能保修。

黑泥又开始滴落了,Berserker看上去心情好了些。粗粗的尾巴不断的摇摆。等等,尾巴?艾汀陷入了沉默,他开始反思最近是不是带着黑泥怪看了太多搞笑的宠物节目。

但这样也挺好的,他开始懂得黑泥怪的想法了。

“想要芝士口味的冰激凌吗?”尾巴不动,哦,他不喜欢这个口味,艾汀撇撇嘴。手伸向了香芋口味,很好,这次尾巴摇得很快。

“听我说,黑泥怪,”又被黑色触手扇了一下,每次叫出这个名字都免不了挨打,但是艾汀总觉得这也不是太疼,于是他习惯性地抹了把脸,给它挖了个冰激凌球,“你是不是需要补魔了?”

Berserker停止摇晃尾巴,歪着头看他,连冰激凌也不去吃了。

艾汀嘴角禁不住一歪,笑了出来,他把冰激凌球在黑泥怪面前晃来晃去,直到对方忍不住扑了过来,啊唔一下,他把冰激凌球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同时撞上来的还有Berserker的嘴巴,都快把艾汀的门牙给撞掉了。但是嘴唇的质感不错,柔软,还有冰激凌的甜味。近看的话,哪怕长着一边巨大的弯角,还是能看出英俊的影子。艾汀想,他开始有点后悔往召唤阵倒黑泥了。

他扔开冰激凌杯抱住了他的从者,他从不介意犯点法什么的,因为他的从者看上去仿佛只有三岁的智力,但是英灵法还没问世呢。他肆无忌惮地拨开那些破损的制服,触摸惨白的皮肤,撩拨起从者属于兽性的情欲。他在沙发上进入了这具身体,完成了最乐在其中的一次补魔。

圣杯战争还是有点人性的,还有他再也不往召唤阵倒什么劳什子黑泥了。

——在Berserker被神巫逆矛刺穿之前,艾汀这么想。

他手里还拎着巨大的购物袋,塞满了哈根达斯的新品。死亡的从者化作光芒消失,被令咒强行控制的少女泪流满面,发出痛苦而无助地叫喊。

“我不太高兴。”艾汀突然感到困倦,他挂不住脸上的笑容,也许是因为昨夜没睡好,毕竟Berserker又把他压得喘不过气,他面无表情地盯着正在使用第二条令咒的那位御主,“我不高兴,在冰激凌化掉之前,先把你解决掉好了。”

这一次圣杯已经没了脾气,它很早就习惯了这个事实,只要一不小心放了艾汀参战,它还不如提早踢掉其他参赛者自己跑到艾汀的手心里。

“那么伊祖尼亚先生,”圣杯勉强鼓励自己打起精神,用甜美的语气接待了满身血气的男人,“不知这次可以为你做些什么?”

“也没什么,”艾汀挥了挥手,“把我的黑泥怪还给我吧。”

“这我做不到。”圣杯说,“你至少要告诉我属于他的完整的真名。”

在艾汀疑惑的目光里,圣杯身边出现了两个光圈:“要不然,你要的是这坨黑泥怪,还是这坨黑泥怪?”

艾汀看着眼前的软糊怪和臭臭泥,突然想起来自己还从未问过,“它”的名字。

 

于是艾汀又在漫长的生命中开始踏上了旅程。

他找到过一把剑的碎片,召唤出了一个总爱念叨他的老头子;他找到过一枚戒指的残骸,召唤出了十三个把他家挤爆的巨大灵体;他甚至偷走过博物馆里的神巫逆矛,召唤阵出现了这把武器的使用者——敷着绿色面膜的露娜弗雷亚。还没等他出声,这个曾经参与过那一次圣杯战争的女孩子大叫着居然被人看到淑女涂海藻泥的模样一边转头跳回了召唤阵。

看来这次也是无功而返,艾汀想,下一次他还能找到什么呢?

召唤阵却突然重新亮了起来,从大盛的光芒中缓缓出现一个人,他握着着细长的佩剑,身着让人眼熟的制服,银发在金色光芒中亮的惊人。

“吾为Saber。无耻之徒,你怎么可以在少女梳妆的时候进行召唤!妹妹对于形象的担忧就由我来斩断!”

就是少了点黑泥。艾汀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患上想到什么就说出什么的老年人疾病,但刚才怒意迸发的英灵的确停下了动作狐疑地看向他,然后爆发出了更有气势的呐喊:

“艾汀·伊祖尼亚!!就是你这家伙把我狂化的!!!”

好嘛,这样也不错,还是很可爱。艾汀伸出手,第一道令咒,停止攻击。

“你还记得那时候的事情?”

真是奇耻大辱,青年拒绝回答,并不断用眼刀剐着自家御主,每一个眼神之间都是嫌弃。狂化期间的事情在他回到英灵殿后传遍了大街小巷,偶尔就连露娜也会踮着脚抚摸他,说着没想到哥哥严肃的外表下原来这么可爱我要好好疼爱哥哥这种话,他就算想忘也忘不了。

艾汀愉快地接受了瞪视,原来他的黑泥怪是个永远板着面孔的严肃青年,看到总比想象的要更让人满意。他对着从者张开双臂,第二道令咒,来抱抱我。

艾汀如愿以偿得到了拥抱,这个拥抱的时间很长,长得超过了令咒的时效,而且越往后越有要把他勒死的趋势,他的从者力气还蛮大的,他想。

第三道令咒——

“等等,”青年黑着脸把他勒得更紧了,勒得艾汀装模作样地哎哟哎哟起来,“这么快就用完,你还想不想打圣杯战争了?”

“比起圣杯,我更怕你这一次也不告诉我。”艾汀轻描淡写地用完了最后一道令咒,“告诉我你的名字。”

“瑞布斯,瑞布斯·诺克斯·弗路雷。”艾汀以为这就是答案,青年却在他肩膀上蹭了下脸,语气平淡地继续说了下去,“居住在EOS区域的英灵殿,家里有个妹妹,算个前王储,钱不少但是都在英灵殿你用不到。喜欢抱着东西睡觉,睡相不太好,喜欢吃香芋味的冰激凌,没有哈根达斯的现世都是异端。最关键的是,这一次也只能陪你度过短暂的时光。”

“听起来都不是什么大问题。”艾汀揉了揉那头银色的短发,这一次他的从者干净而明亮,没有沾染上任何不详的气息。“所以我想,比起圣杯战争,我们不如先谈个恋爱。”

 

 

+++++++++++++++++++我才没有给哈根达斯打广告的分界线+++++++++++++++++++++++++

 

艾汀在一片白光中醒来的时候,身下的触感明显不是在他柔软的床上。就在昨天晚上,他才刚从拍卖会拍下一把据称是神话时代弗路雷将军所持有的防身匕首。

他睁开眼往下看,好吧,云层,而且触感比床铺更柔软,可以继续睡会儿。

“醒醒,第一亿五千万位英雄阁下,恭喜你成功进入英灵殿。目前正在为您读取数据,请稍作等待。”

这都什么和什么?

“目标信息已读取,目标姓名,艾汀·伊祖尼亚,英雄履历,以身体为容器封印星之病寄生虫,阻止黑之水晶扰乱世界平衡。”

给我等等,其实这些都是我先搞出来的事,艾汀想要诚实的坦白,但是这所谓的英灵系统并不给他开口的机会。

“系统数据读取完毕,将艾汀·伊祖尼亚计入英灵殿。十分抱歉,最近英灵殿人口暴增,新进英灵们需要共享英灵殿,系统将把你暂时分配进……”

“瑞布斯·诺克斯·弗路雷。”艾汀总算找机会打断了系统,他脱帽向存在于虚空的系统致敬,重复了自己的诉求。

“我想要进入这位远古神话将领所在的英灵殿。”

“当然可以。”系统一口应下,毕竟EOS区域那块拥挤的地方可是人人避之不及。

 

“什么?又有新人要来??”

今天的EOS神话板块英灵殿,依旧为房间分配吵闹的不可开交。

 

 

评论(14)

热度(18)

  1. 苏珩瓜田西下一对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