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田西下一对瓜

不二周助的女人绝不认输!抽卡!(

[FF15 AR]Heimdallr 04

避雷针预警。随时准备点叉逃生吧就这样!

 忘记说惹,本章大舅子被欺诈了(。

 

 

 

 

 

 

他陷在梦中,恍惚不知何日。

这里温暖又安全,像是一片温度宜人的海,而他是其中一枚赤裸的胚胎,以回归母体的姿态蜷缩着身体。在无尽的黑暗里只有银色的发丝如海藻般轻轻浮动。

这里很安全,这里是你永久的归宿。不断有温柔的声音抚慰着他,就像是母亲在月亮初升的晚上哼唱的歌谣。

[永远呆在这里吧?永远在这和平静谧的黑夜里。只要你想,你可以永远留在这里。]

那些声音像歌,轻盈漂浮在意识的最边缘。

[可是……我能够和露娜呆在一起吗?]

[但这黑夜只属于你。]

所有水流突然加速了流动,裹挟着加速逃窜的气泡飞快的升腾而起。温和的声音骤然变成了女人尖利的哭叫,凄厉地拔高刮过脆弱的耳膜。瑞布斯猛地睁开眼睛,在一片强光的照射下又迅速不堪重负地阖上了眼皮。

他仿佛很久未曾醒来过了,神经的反射还没有传递给四肢,就像被灌注了成吨的铅液。几只手架住了他的双臂,将他扶上一张冰冷的床,后脑与坚硬的床板磕碰,痛觉也在兜兜转转之后才得以到达目的地。

“该醒醒了,我们沉睡的王子殿下。”

这声音的主人让他想起淤泥中爬出的蛇,粗糙的鳞片裹着冰冷的粘液,从赤裸地皮肤上蜿蜒而过。有人用冰冷的器械撑开他的眼皮,一束光射下,放大的瞳孔猛地缩起,四肢也紧跟着挣动了下。

“怎么,至今还有美梦让你不舍吗?”

“……闭嘴。”

首先动起来的是嘴唇,他从喉咙中挤出一些沙哑的声音,即便几乎低不可闻。接着,沉重的眼皮终于颤动着张开,一双银色的眼睛扫视过周围环绕的面孔,最终停在了最为熟悉的那张脸上。

“这一次过了多久?”四肢仍未恢复应有的力量,但他只想知道自己又在这充满营养液的牢笼中呆了多少时日。

“这并不重要。”这所研究室的主人——沃斯戴尔,在满是褶皱的脸上挂起了笑容,“因为这就是最后一次了。”

在瑞布斯颦眉的动作中,沃斯戴尔打断了笼罩着迷雾的沉默:“皇帝陛下已经为你命定了新的监护人,你随时可以迈出这所研究室,旧特涅布莱的小王子。”

这并不能带来丝毫的喜悦,瑞布斯甚至立刻在内心划出了一个最为糟糕的人选。

“那个人选,”他问道,“是谁?”

“你知道,不是吗?”沃斯戴尔将手搭在身前,倨傲地盯住了他的猎物,“那是个喜欢玩弄孩子感情的男人,趣味低级,尤其是那些亡国的小俘虏们。哦……可怜的神巫小女孩儿也曾受他不少照顾。”

“不过我想,比起冒犯神巫而必须应对皇帝陛下的问询,一个更为安全的男性'Beta',会是更适合发泄欲望的选择。”

欣赏了片刻瑞布斯铁青的脸色,看着这个男孩在虚弱与愤怒的双重夹攻之下不住的颤抖,年迈男人的声音都透露出愉悦:“但是,我可以帮助你,就当向你施舍我的善意。而你只需要做一件事。在此之后,我会让你坐上准将的位置,甚至帮你隐瞒…你的性别。想想看吧,除了我,你还会有什么途径获得稳定的抑制剂供应呢?”

权力,有关权力的话题首先拨动了最为敏感的神经,这是足以换回妹妹的权力,是他仅剩的唯一的契机。

“告诉我,我还有什么值得利用的?”

“我需要一个拥有神巫血统的孩子。”那双眼睛因快意而微微眯起,“作为我新的、更为长远的实验对象。告诉我,瑞布斯,你可以做到对吧?”

世界在一瞬间归于静谧。寒冷顺着挂着水滴的指尖一路流窜,几乎要把微弱跳动的心脏一并封存。但比恐惧流窜更快的,是来自内心深处的一阵狂喜。

“仅此而已?”他松了口气,像是询问别人,又像是拷问自己。

昔日荣光已经灰飞烟灭,如若这已成拖累的身体能够换取哪怕浮毛般的筹码,也值得他出卖所有的价值。

“仅此而已。”

他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很显然,实验品的生殖系统还未发育成熟,同时Omega也足够脆弱,”一名研究员举着资料,正向沃斯戴尔汇报,“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为了注入精子强行突破生殖口,可能会损坏实验品的生理机能,甚至造成无法受孕的损失。而这一后果一旦形成,几乎是不可逆转的。”

“我们没有更多时间了。”沃斯戴尔眯起眼睛,隔着一道单向可见的防护层看向玻璃另一侧正在接受身体检测的少年,“神巫兄妹将在成年后由伊祖尼亚宰相接管,我们没有时间等待他缓慢的成长了。”

一只起皱的手按在了冰冷的玻璃上,将少年的身影完整地覆盖在手下:“看啊,受人敬仰,传承至今,有着与神明沟通的能力,神巫的血脉此刻就在我的手心里。我等了太久了……现在却不能将他拆解入骨,将他的血与肉一一分析透彻。这可是上千年的秘密,多少人对此趋之若鹜。……我绝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男人的目光锐利起来,声音愈发透出森冷与刻薄:“一个月,我最多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给我解决这个微不足道的问题。促进器官的成长不过是诸多试验中最为普通的操作,只不过这次会用在一个人类身上而已。不…你们甚至可以不把他当做人类,他只是一个有着神奇力量的怪物。无论发生什么样的后果,最后我只要得到一个活着的胚胎,”他顿了顿,看向瑞布斯的目光毫无怜悯之意,“和一个有生命的亡国败犬。”

 

 

TBC

 

换了个岗位,被一口毒奶奶到现在真的超级忙忙到飞起……一天白班一天晚班我已经没活头了,没有假期,没有【倒地】

就当我是来报复社会的吧……

评论(13)

热度(18)